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足球直播AMR成新基建載體斯坦德機

  在消費端越漸千人千面的大背景下,製造需要變得“柔性”才能夠適應需求的變化。

  如果談中國製造,離不開《中國製造2025》這份戰略型文件,這份文件在2015年印發後,直指2025年要達成的製造強國任務,轉眼間,2020年作為一個特殊的時間節點,值得我們對此規劃的深刻意義簡單回顧。

  回顧過去5年,製造從東南沿海轉移到內陸或者東南亞的呼聲很大,租金成本、人工成本都在飛速提高,需求端冰火兩重天,消費者所追求的産品供不應求,另一邊卻是嚴重的庫存積壓,中國製造應該向誰學習?全球製造原創力在中國?等課題推到了每位製造企業主的案頭上,這5年,摸著石頭過河,理論與實踐都在搶時間證明自己。

  而另一方面,未來智慧工廠已經有一批企業在努力構建,這包括國産工業機器人代表企業--埃夫特、柔性智造代表企業--酷特智慧、工業網際網路代表企業--樹根互聯、徐工資訊、工業聯網通信代表企業--三旺通信、工業協助機器人代表企業--李群自動化、工業柔性物流代表企業--斯坦德機器人、工業視覺代表企業--高視科技等,轉眼之間,我們身邊已經長成了中國製造的新護城河,他們用柔性、自動化、資訊互聯互通等要素作為答案回復了中國製造走向何方的課題。

  製造業在哪些環節的服務上還是藍海市場?作為服務商還能在哪些方面為製造企業大大提高效率?是同一個問題的兩個面,斯坦德由於在今年經濟下行的背景下不到4個月的準備拿下了一億元B輪融資,並且被光速中國、源碼資本等知名機構持股,所以斯坦德能夠回答這個問題。

  “一開始是沒想到要定位3C製造場景的,但是當時候快倉和極智嘉都在倉儲物流方面已經長成一定體量了,而分析這又將是一個寡頭市場,所以我們這個時候就不做這個賽道了,選了一條很少人走的路---3C製造。”王永錕對當初方向的復盤。

  如果不理解未來智慧工廠談斯坦德的業務,大概是聽不懂的,在消費端越漸千人千面的大背景下,製造需要變得“柔性”才能夠適應需求的變化,以手機行業為例,手機的競爭已經從同質化到個性化轉變,從外觀,到攝像,再到個性化使用功能,未來工廠不能像過去一樣,一條産線都生産同一類手機,需要變得“柔性”,一條産線能配合個性化的訴求,在個性化環節段實現分流,而在共性環節又實現並流。

  而這種個性化的方式其實早有端倪,無論是剛敲鐘上市的,以西裝柔性智造著稱的酷特智慧,還是在製造中,從工藝上追求解耦化(原本的20個工序會被打碎成40個工序),都很明顯能夠感受到,製造業的工藝解耦化正是大柔性的前奏,利益導向而言,誰能夠幫助現在的工廠能夠轉型到未來智慧工廠,誰就能在未來的製造服務商中佔據重要的位置。但是製造業的痛點也是很明顯的,嚴重的“離散”,數據離散、業務離散、系統離散,而工業物流則是離散的剋星,需要將離散的場景和工藝串聯起來。

  未來工廠大概是三方面的變革,工藝、軟體(數據)、工業物流,可能前兩個詞都比較熟悉,但是對於第三個詞工業物流會感到陌生,工業物流這個詞的普及也是最近幾年由於斯坦德的業務發展而逐漸被行業所認知,王永錕一開始初衷需要找一個詞是相對於倉儲物流業務,要與其形成明顯的區分和界限,但是隨著標桿案例被更多行業人知道,工業物流的定義逐漸清晰化:製造中的搬運場景,而柔性才是工業物流的點睛之筆,通過柔性的工藝流程匹配柔性的工業物流方案,才能將製造中的效率進一步釋放,而二者的結合又涉及到服務整合的定義。

  因此,早期的斯坦德以産品銷售切入市場,當發展到現階段,産品方案整合化已經成為一個必然的選擇,正如王永錕所言,製造服務商要麼提供産品,要麼提供整合服務。落地到實際業務中,目前斯坦德TOP10的客戶已經全部由自己提供産品和服務閉環。

  作為B輪的投資人,光速中國助理合夥人朱嘉對於這個新藍海有更具象的理解,“自動化浪潮正在快速崛起。這是個很大的市場,近年隨著技術的突破,在3C、製造等輕工業場景中增速很快。”朱嘉對這個賽道的未來預期充滿了信心。他提及,柔性工業物流賽道國內有百億的市場規模,而全球則有數百億的市場規模,是工業眾多紅海中難得的一處藍海。

  源碼資本董事總經理張星辰作為B輪投資人表示,“他們對工業物流賽道感興趣的原因正是在於,工廠的生産環境正面臨一個大變化過去工廠的産線是定死的,對應的設備是有固定導軌的搬運機器人;而現在,整個工廠需要更靈活的生産方式,這才有斯坦德這樣的新玩家入場的機會。”

  往細處去看,斯坦德旗下産品有Oasis 300/Oasis600兩款標準化移動平臺,其中Oasis系列基於自然無軌導航技術,無需場景改造,能夠自動生成環境地圖,實現調度規劃快速部署。

  此外,Oasis可以搭載協作機器人、輥筒、自動充電樁、定制頂部模組、貨架頂升、棧板搬運、主要控制器等,定位精度為mm級,適應環境動態變化,在標準化的調度系統下完成路徑規劃和交通調度,充當“順風車”、“專車”的角色,實現跨樓層、跨廠房運作。

  硬體軟體兩條腿缺一不可,斯坦德在3C智造已累計交付AMR超1000台,這種從0-1000是數字上的直觀表現,是斯坦德向行業證明其行業地位的戰績榜,是客戶對於斯坦德在行業場景中的信任見證。在朱嘉對投資斯坦德考察的三大要項中,就提及“市場規模”、“領先産品”、“優秀團隊”是他考察該賽道創業公司的三個最關鍵指標,而斯坦德在這三個指標中表現特別優異。

  簡單總結,一個機器人底盤作為搬運系統,加上背負、牽引、貨物傳輸、複合模組、再加上FMS機器人調度管理系統組成了斯坦德的産品體系,通過機器人底盤將製造環節中的物料實現搬運,達到局部全自動化,或者局部半自動化的效果。

  王永錕在強調對柔性工業物流要有系統化思考,單個場景的實現效率最大化不意味著在整體場景中都能實現效率最大化,所以提出,大工藝、大物流、大數據的思考,如果沒有大物流的思考,在多業務場景拓展的時候,局限性就越發明顯。

  在王永錕看來,工業不存在彎道超車,一步領先,步步領先,有良好的數字化基礎是成為斯坦德客戶的基礎,針對斯坦德的客戶做了簡單的畫像,大概有幾個要素:非標容忍度要40%以內;具有良好的復購能力;投資回報週期接受度在1.5年附近。

  從業者都很清楚,工業是一個價值導向行業,而不是價格導向行業,斯坦德很少遇到比價這件事,但是每次都會遇到生産負責人,也就是採購決策者對效率的刨根問底,“老實説,能提高多少效率,能替代多少人?”決策者往往這樣問道,“替人”、“提效”永遠是工廠場景裏面最重要的話題。

  顯然,斯坦德獲得3C頭部行業客戶一致信任,正源於團隊對行業有快速探索理解的良好能力,而B輪投資人對團隊能夠將3C行業的經驗快速復用到汽配、新能源、半導體的信心也源於此。

  簡單回顧斯坦德B輪融資情況,本輪融資金額是1億元人民幣,本輪融資由光速中國和源碼資本聯合領投,而本次對外首發的消息還包括曾在2018年10月獲數千萬元人民幣的A輪融資,投資方為國科嘉和、2020年5月獲奇績創壇戰略投資。

  與此相匹配的,是一張優異的業務成績單,在過去的4年中,基本實現對3C行業頭部客戶的全覆蓋,華為、中興、富士康等名列其中,在柔性工業物流的業務模式上得到了驗證。

  這種智慧工廠柔性工業物流解決方案僅僅只能用於3C製造?顯然不是!還能用於汽配、新能源等其他行業的物流自動化場景嗎?這種問題在團隊內部不斷進行討論和推演復盤。很快,斯坦德對外披露了融資之後的發展策略,對於未來發展方面,將實行T型戰略,在縱向和橫向上實現全場景、跨行業滲透,並且將在産業上下游尋找合作夥伴,和産業資本聯合聯動,協同開發柔性工業物流市場新藍海。

  T型戰略包括,縱向上,基於生産工藝逐步解耦化,從覆蓋單個工序或車間場景拓展到覆蓋整廠生産製造環節,打破工廠內數據孤島,實現物流與工藝協同,為客戶提供跨工藝車間、跨樓層、跨廠房的全場景端到端解決方案,進一步形成在3C行業項目場景的價值閉環。橫向上,斯坦德將拓展到汽配、新能源等其他行業的物流自動化場景,擴大産品服務的覆蓋範圍。

  顯然,斯坦德找到通過“平臺化”和“行業復用性”,可以作為增長的密鑰。並且斯坦德做了補充,所謂平臺化,有兩層含義:硬體層面,基於“大物流”縱向拓展已切入場景,産品矩陣日漸豐滿;軟體層面,打造滿足橫向行業拓展而催生的數據中臺,這是一組企業級能力的合集,包括模組化的硬體研發能力、演算法平臺、倣真平臺、可視化平臺的建設。而行業復用的首選領域,斯坦德優選了3C的上下游領域如鋰電池、半導體等行業,新的場景類似于汽配和新能源也是其重點方向。

手机号: 186149647655

公司地址:新乡市西村工业园2号

扫描二维码

版权所有:178足球直播-APP下载